烈士牺牲后,连队收到一封带有秀发的家书


在我心中的角,我想昨天分享它

“我在等你,我不会改变主意。我不会忘记你,我已经说过,如果你不嫁给别人,你就会和你一起死,你永远不会结婚。”这是保卫南疆的前线。未婚妻给他的未婚夫的家庭书写了什么,这是一个感人的爱情宣言,但这是真的吗?答案是未知的。

他们怎么能赢得残酷的战争呢?对恋人的无限热爱和国家的使命在英雄的心中交织在一起。他期待着赢得这场战争,并尽快回归恋人。信中提到的保德是今天的主角,战斗英雄和一流的英雄徐保德。

一流的英雄徐宝德

01

一本有头发的书

“一个年仅23岁的年轻士兵总是站在前线。他以自己的生命为祖国辩护。就在保德牺牲几天后,他家乡的另一封信被送到了军队。缕发,但这个头发再也不能落在爱人的手中了。让我们用思念来听这封情书。“

这是一本未婚妻写给前线未婚夫的书。这封信载有她对未婚夫的爱和想法,当这本书被送到军队时,她不知道她的未婚夫被牺牲了。

一位未婚妻在前线徐宝德写了一本书和头发

在这一刻,言语中所显示的深深的爱情成了官兵的眼泪。最近,目前正处于高原的第77军武装部队组织了一个以“倾听红色故事,传递红色基因”为主题的红色故事。由金刚营的官兵主演的“家书”感人至深,读完之后,非常含泪,故事中的徐宝德就是这本书的收件人。

这本书是在徐保德牺牲后送到军队的。这封信中包含一小束细嫩的头发,并用一根小红头绳仔细捆绑,但这头发再也无法触及。恋人的手已经消失了。

02

在打鼾和未婚妻之间做出选择有多难?

“三月火灾爆发,家庭书籍抵达万津。”在战场上,亲人的信件特别珍贵。一些士兵开玩笑说:“密封一封安全的家庭信件是个好主意,而且比去全国宴会更有乐趣。”

说到这封信,徐宝德的信可以是工程公司的第一封信,三天四天,有时两封。即使在熟悉的情况下,无论是谁,看看“徐宝德”这三个字的字体,你都知道这是冯秀兰派来的。如果它是一个包裹,老人将在空中挥洒:“宝德,好吃又来了。”所以猛烈抨击,抓住灯光并将网分开,徐宝德高兴地笑了起来,看着他们跳起来捣乱。

前线战争

徐保德的未婚妻冯秀兰是个好女孩。她精通,精通剪裁,年仅18岁,在她的县里有30多名女学徒。她的外表也很好。在第一个月的第一个月的第一天,特别拍摄了保德的照片。摄影部门的经理提议打印和放大相框。秀兰不想。照片被送到了前线,同志们赶紧去看。你看着他,传递了它,然后去世了。这一次,徐宝德很着急,问了这个问题。导师笑了笑:“保罗,你怎么会失去你的妻子?”

在前线宣誓

徐宝德转过头笑了笑。他大声回答:“你好,战斗比妻子更重要!”

徐宝德的话不是笑话,而是真正的爱情故事。

4月22日下午,在战斗即将开始之前,秀兰再提出两封信。保德只看到一个,心中传来一种道歉的感觉。我最近太忙了,收到一堆信,我总是拒绝回复。我真的很抱歉。就在这时,出发的哨声响起。他拿出笔记本,撕下了一页。他急忙写道:“修兰,我马上就要完成任务了。我读不完你的来信。我不能详细跟你说。这就是案件,让柴殿江给你写信。你的保德。“把这张纸交给了好朋友小柴,飞走了。

徐宝德烈士(前排左)与他的同志一起拍照

4月30日中午,执行任务的卡车返回。邮车刚刚从后方上来。收发器跳出车外,拿着包裹,拿着一封信,然后向卡车挥手:“宝德,亲爱的,写了一封信,太厚了!”

汽车停了下来,下车的人流下了眼泪,低下头。他们不敢看收发器。每个人都在那里,没有徐宝德.

许保德牺牲了,这是一片蓝天!在家里42人,长时间被六类帐篷包围,守着徐宝德的空床,泪流满面。

03

错过了失误

“让你所有的想法,勇敢地战斗。”多么动人的话!但谁知道,她寄来的信不再收到保德;但是谁知道,她对宝德的热切期待和热爱无法再体验;但谁知道,她亲爱的保德已经英雄牺牲了!他听不到深情的话语,鲜血是红色的,带着肥沃的土壤。他永远落在了前线。

时间过得真快,30年过去了,这三十年,蕴含着母亲对儿子的无限想法,老母亲不知道多少次看着儿子回家的路,深深的眼窝,我不知道闪过多少次希望变成了失望和绝望。

运输用品

2019年4月10日下午5点,徐保德母亲王妈的母亲去世。这位前战争老兵和公司的官兵代表派人团聚,前政委李太中听到了这个消息,泪流满面,并为英雄母亲写了这个《悼许母》:

恍惚的徐妈妈开着河西,崂山同志泪流满面的衣服。

父母和孩子应该先行,保卫国应该忠于血液并染上旗帜。

想着孩子30年,天堂将不再哭泣!

英雄的母亲终于可以和她儿子在天堂聚会了!

多么可怜的情人,等待着,却不能再等待情人的拥抱;多么可怜的母亲,等待它,但等待儿子的骨头燃烧他的家乡;什么是忠诚的战士,是什么让他不愿放弃家的温暖这是军队的使命,士兵的忠诚,以及士兵的责任!

04

一本永远不会收到的书

时间到了现在,有这样一本永远无法收到的家书,悄悄地睡在旅游历史博物馆的大门口,官兵们只能记住为国家牺牲的徐保德同志。

徐宝德的遗物

亲爱的宝格:

宝哥,我好久没见过你的来信了。我们在这里通过很多会谈。有人说你牺牲了,你说你是官员。不要我。我很烦。我才19岁。我就像一个即将死去的人。我在床上写这封信给你。我知道只有你的信可以让我再次活下去。

宝哥,写信救我,否则,我会死的。没有你,我就活不下去,也不意味着活着。我活着,你死了是你的鬼魂。

听村里的老人说,他妻子的头发可以保证丈夫的安全。虽然我们尚未结婚,但我已经把自己视为你心中的妻子了。我剪了一堆头发,用红绳子擦了一下。记住,你必须每天躲在胸前。我相信它能够安全地祝福你,回到我身边,把我打到门外。

蓝玫

1986年4月24日

那时,位置-22的士兵反复阅读这封信,每个人都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一群年轻女孩的头发,没有人在哭,安静。头发再次传给徐保德的班长。他抚摸着,抚摸着,深深叹了口气,低声嘀咕道:“.对不起.对不起.”

虽然无法保护他的未婚夫徐宝德,但这头看起来很晚的头发却激起了前线许多士兵的血腥斗志!

作者:赵庆松西南强大的数字

收集报告投诉